气死沃利

【S!N夏代】天体観測

暮雨時分:

大概是S!N夏代 大概(##


做報告做得很煩 所以來貼三個月前的舊文


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知道自己再打什麼 向天體許願






一關上房門便把身子整個摔到床上,即便只是彩排,說不累是騙人的。



大字形仰躺在床上,雙眼愣愣地盯著天花板看。他靜靜地回想著下午的彩排、結束後的晚餐以及那之後的事,他們一起在澡堂泡澡、一起閒聊,KK一副想早早就寢的表情、kradness和ゆりん一搭一唱地開自己的玩笑,然後Eve拿著手機一下拍照一下攝影......


又是一次互動,想必又是一次愉快的回憶。Riot of Color說是一個團體,其實不過是比較常合作的一群人而已,應該說像他們這樣性質的團體都是這樣。背景不同、年紀不同、目標也不同,會組合在一起只是因為喜歡唱歌──又或者再一點商業需求──而已。



只是這樣而已,他總是這麼認為。



所以,當真的有機會像這樣一起度過一段時光,說些重要或不重要的話,不是隔著螢幕不是透過話筒而是真正面對著面時,他總覺得他們又離朋友近了一些,覺得一切彌足珍貴。他覺得這樣真好。無論是把興趣當成工作,或是認識一群這樣的工作夥伴。所以他真心地笑、真心地說,真心地,想和他們成為朋友。


然後,不知怎地他想起了那個人。在盯著一片空白的天花板,腦子裡流轉過或有意義或沒意義的思緒之後,在彎著嘴角微笑之後。



那個晚上不在的人。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S!N這個時間本來就沒有理由和他們廝混一塊,這裡是名古屋,而他就住在這裡。


「可惡,你們這些傢伙,一定又會趁我不在的時候玩什麼好玩的對不對!太過分了!太過分了!」晚餐時他裝模作樣地鼓起腮幫子忿忿地說道,哭喪著臉好似煞有介事的樣子,說起來過分但逗地他們十分開心。不過沒辦法的事就是沒辦法,應該說真的要做的話就太極端太幼稚了,總之他沒參與到飯後的休憩時間。


S!N的話到底是說認真還是玩笑的老實說他還真沒個底,他不否認S!N是個有趣的人,但同時也是個認真的人,他站在兩者的平衡點上時不時傾倒向一邊,又懂得在過分之前收回。當你認定了其中一種他,他又能用一句話將你的所有認知全盤打翻,反覆又反覆又反覆,不只對歌迷,對他們這些有些私交的人也是如此。


他一直覺得S!N是個溫柔的人,卻又有點可怕。當然不是說人只能有一種面像,他覺得可怕的是S!N情緒上的快速流轉,以及不論哪一種型式都擺脫不了的,違和感。




無論何時都覺得「這樣真不像S!N啊!」,非常自以為是,但他總是如此做想。



口袋的手機突然響了,劃開寂靜的提醒鈴聲與震動嚇地他有些措手不及,拿出手機滑開螢幕鎖,發現那是源自Eve傳來的LINE。時間是凌晨一點半,他這才驚覺自己已經這麼躺了半個小時。


『聽過S!N桑的新投稿了嗎?超厲害的喔wwwwwwwwwwwwwwwww』


這算什麼巧合?看著訊息裡他剛剛才在想著的人的名字,不自覺挑起一邊眉。


特意來提醒已經夠讓人感到惡意,語尾一串w更讓他深信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他是有印像自己在搭車往名古屋的途中有刷到S!N今晚要投稿的推特,但這沒有去記的必要,接著晚上他也沒什麼用手機──頂多上推特應付一下Eve上傳的照片還有kradness的調侃而已──總之這件事就這麼理所當然的被他忘記了。


所以自己真的要在睡前去見識見識Eve所說的「厲害」?猶豫片刻,他從床上起來拿出包包裡的耳機,接著打開了手機版推特。



『天体観測、歌ってみた:S!N』


沒刷幾則回應就看到了這樣的標題,他還滿驚喜的。天體觀測是一首自己真的很喜歡的歌,S!N一定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唱了這首歌吧?單單純純地想道,他滿懷期待打開了網址。


點下播放鍵,他對於對方用和自己一樣的PV感到有些驚訝,但也沒再多想,手指下移看起了這個人每次都十分精采的說明文。


卻發現這次的篇幅較平時來得長了許多,而且意外地,看起來十分認真。


很快地瀏覽過一遍後,他腦中一片空白,而後隨著耳機裡的樂音接近尾聲發現這支影片既極短而且完全沒有人聲時,他突然覺得好想吐。



夏代孝明突然覺得好想吐,又好想哭。



他想起了Eve傳給自己的LINE,這次的投稿真的很厲害。


耳機裡無人聲的音樂持續傳入耳中,一股說不上的不舒服在他體內蔓延。那個人是以什麼樣的發想在剪接的?那個人是以什麼樣的期待在投稿的?哪個人是以什麼樣的心情打上說明文的?


真是夠了,從頭到尾都是一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傢伙。真是夠了,他克制著想要乾嘔的衝動。



真是夠了,真想現在就見到他。



只40秒的影片重複播放了好幾次,聽得他心情是越來越複雜。關閉了網頁,不知怎麼搞地他開啟了LINE。


『S!N君的天體觀唱得好棒啊,我好喜歡呢!一萬再生恭喜wwwww一個晚上就一萬了好厲害呢wwwwwwww』


他用了很平常的說話方式傳遞訊息,然後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也是一樣虛假。


『什麼恭喜!太過分了我覺得超級受傷的啊!!超 級 受 傷 的 啊 !』


沒想到會馬上得到回應,這樣真的很糟糕,自己也好Eve也好S!N也好,明天不是有十分重要的公演嗎?到底憑什麼熬夜不休息?


皺著眉苦笑著想道,他卻還是繼續輸入文字。


『欸、是嗎?是這樣嗎?我還以為你一定很開心呢。所以現在不是高興的準備開生放送唱歌而是難過著偷偷躲在被子裡偷哭嗎(  ^ω^)』


繼續調侃,並不是真的想讓對方難堪或是怎樣,純粹只是覺得他們只能這樣說話,應該說自己不想面對吧,他不想和那種會令自己窒息的S!N說話。


『真好奇啊,現在的S!N君是什麼表情呢?』



傳了有些過分的訊息過去,卻沒有如同方才立刻收到回應。他一邊等著他們的言語針峰一邊整理起自己的行李。都已經這個時間了,果然還是再說幾句話就上床吧。他想著。


但他等到螢幕暗了,還刷好牙了,手機震動的聲音卻遲遲沒有響起。


該不會真的生氣了吧?又或者是睡了?沒什麼意義只隨便臆測了一下,這次他倒是很自然地覺得無所謂,反正不管怎麼樣,明天總會見面。


然而就在他準備躺回床上時,等待已久的那個聲音響了起來,他突然發現那個提醒鈴聲和自己的心跳有著相似的節拍。




抓起床邊的手機滑開螢幕,他無法克制地笑出聲音。



「都這種時間了你想幹嘛?」他一開門便用懶懶散散的聲音說道,配上一副覺得麻煩的表情。


「天体観測。」


來訪者完全忽略了他的不善──大概知道是故意裝出來的吧──像個孩子般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著並握住他的手掌。


質疑地望著來人並不矯作的自然笑臉,那個人明明連手心傳來的溫度都充滿真誠,為什麼呢,他仍然不覺得這是對方真正的樣態,仍然有著強烈的違和。


「......拿你沒辦法啊。」但他還是苦笑著嘆了口氣,關燈鎖上了房門。


即使不是真正的你,但現在眼前的千真萬確就是你了,沒錯吧?看著走在前方的背影,他意外地覺得好安心。



漆黑的房間裡唯一的光來自被隨意丟在床上的手機螢幕。


『真好奇啊,現在的S!N君是什麼表情呢?』


『那麼想知道的話,就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確認吧。』


訊息已讀:凌晨兩點。







>

脆鸡堡套餐:

因为这道符我潜藏的抖M属性觉醒了………………对勇仪姐一见钟情了有木有(够